所在位置:主页 > 农村经济 >

农村经济
联系方式
南方最重要奶业基地金华出现大规模倒奶现象
发布时间:2018-09-11 编辑:admin

 金华是中国南方最重要的奶牛养殖基地。从去年9月到现在,受到“三鹿事件”影响,国内奶制品厂家销售冷到冰点,金华奶制品企业也未能幸免。

  雪上加霜的是,由于南方气候温暖,与北方不同,金华的奶牛冬天产奶量比夏天更高,冬天鲜奶的供应量也更充分。这个时候,金华奶制品企业“供给大于销售”的趋势比北方企业更为严重。

  由于鲜奶保质期有限,金华的牛奶公司和鲜奶收购站纷纷将剩余的牛奶倒掉。当地最大的一家乳业公司现已倒奶200多吨。

  金华筱溪村奶站倒奶了!

  筱溪村村口一块荒田,有七八平方米低陷处,前天中午,这里被60岁的郑金彪看上了。他和两个汉子把3米多高的大奶罐里的牛奶倾倒在那里。

  3吨多纯白色的鲜奶倾泄而出,奔向灰黑色的土地。牛奶不断渗进泥土,黑白交融,渲染出奇异的视觉效果。

  鲜奶太多,来不及被大地吸收,向外面溢出来,三个男人稳了稳奶罐。也许是被冷风吹到,郑金彪脸上一阵抽搐。

  昨天,我看到倒奶的地方,一大片泥地白汪汪的还有一层奶水,村里几十只土狗围在边上舔得不亦乐乎。

  奶站:现在看见送奶的心就慌

  这不是郑金彪的奶站第一次倒奶了。

  金华是中国南方最重要的奶牛养殖基地。根据一份公开资料显示,金华2006年底有奶牛3.07万头,原奶产量9.89万吨。

  位于白龙桥镇的筱溪村奶牛养殖合作社是当地颇有名气的一家。鼎盛时期,全村有200多户农民养了800来头奶牛。

  每天,全村的奶农们都会把挤下的牛奶交到郑金彪的奶站。这是一个十几平方米的小屋,大部分地方被一个5吨容量的大奶罐占据着。

  30多年了,郑金彪站在这个小屋门口,看提着奶桶的奶农从村里各个方向来到这里。他负责检验牛奶,合格的就倒进大奶罐里,计下各人的名字和送奶量。

  有人来送奶,意味着郑金彪能赚钱了,所以以往来送奶的奶农们看到的郑金彪都是笑眯眯的。但是昨天,记者看到他板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

  “现在看到来送奶的就慌。”郑金彪说,自从去年9月三鹿奶粉事件被曝光后,除了金华最大的佳乐乳业公司,其他的牛奶厂家都不大肯收奶了。即使佳乐公司,现在也是定量在收。

  “我收了奶,送不出去,可是不收又不允许。”郑金彪指指墙上的一块宣传标语,上面写着“禁止拒收压价”,落款是金华市畜牧兽医局。

  “国家政策保护奶农,这个是对的,但牛奶保质期有限,卖不掉过期了只能倒掉。”郑金彪说,其他养奶牛比较多的村也在倒牛奶,比如相隔不远的雅绕村,已经倒了15吨多了。

  奶农:奶牛饲料已经减半了

  筱溪村前天倒掉的3吨牛奶里,有郑润林家的120公斤。

  44岁的郑润林养着20头奶牛,在筱溪村算是个大户了。

  “快四个月没拿到奶钱了,小的牛奶厂去年9月后就不收奶了。”郑润林说,现在的饲料都是赊来的。为此,他不得不减少饲料里玉米和麸皮的成分——那东西营养好,但太贵——增加稻草。这样还不够,他又给奶牛减量,以往一头牛一天吃七八公斤,现在只吃三四公斤。

  郑润林指着身边的一头奶牛说,它5岁了,以前多时一天产70多斤奶,现在饿得只产30多斤——不过这样也好,多了更卖不出去。

  “已经欠了饲料钱一万多元了,再这样下去只能杀牛了。”郑润林说,村里已经有人杀牛了,现在养奶牛的比以前少了六七十户了。

  “都是被‘三鹿’连累的!”筱溪村奶站门口,郑润林和其他几个奶农气愤地说,他们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谁会去想加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他们奶牛产的都是干净的好奶——可是现在有多少人相信?

  牛奶公司:每天都在亏本收奶

  昨天,金华市佳乐乳业公司副总经理程建华说,从1982年来到这个企业至今,从来没碰到过这么头疼的事。

  程建华指着办公桌前面的空地说,记者来之前的半小时,这里站着十几个奶农,他们都是要求佳乐收奶的。

  金华市佳乐乳业公司前身是金华市乳品厂,根据金华畜牧兽医局提供的资料,金华地区奶农生产的牛奶55%交给佳乐乳业加工。佳乐乳业除了生产佳乐牌乳制品外,还给光明牛奶做贴牌,是金华最大的奶制品公司。

  “企业的社会责任我们不会推卸,可是现在我们也没办法了。”程建华说,三鹿奶粉事件后,全国牛奶消费猛烈下降,佳乐受其影响,销量比往年同期少了一半。

  但为了保障奶农利益,鲜奶还是要收。雪上加霜的是,南方的奶牛越到冬天产奶量越高。“夏天收七八十吨就够了,现在佳乐乳业每天要收130吨牛奶。”

  程建华算了一笔账:这130吨,有70吨加工好投放市场,还有60吨加工成奶

  粉——奶制品里,奶粉保质期最长。不过程建华说,现在公司每吨奶粉售价1.7万元到2万元,而生产成本是2万多甚至3万多元一吨。就是说,生产一吨奶粉最高要赔约万元。

  此外,奶粉的保质期也只有6个月左右,现在根本卖不动。佳乐的仓库里就堆积了约六百吨奶粉。“2000万的资金就被套在那里了”。

  怎么办?

  只能把一部分加工不了的鲜奶先存着,保质期一到就只能倒掉。

  根据佳乐乳业董事长夏济平向媒体提供的数字,佳乐已经倒奶228.516吨。

  “一个月两个月我们还能撑下去,时间一长会怎样,不好说。”程建华说,根本症结在牛奶卖不动,要是政府能号召更多的人喝奶就好了——“企业以成本价卖牛奶都行,这样消费者有便宜奶喝,不会浪费,奶农也有出路。”

  当地政府:市领导帮着吆喝卖牛奶

  金华市区畜牧兽医局畜牧产业发展科是主管金华奶业的,科长高士寅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份信息通报,题目是《我市鲜奶销售形势严峻,企业不堪重负,奶农面临倒奶杀牛困境》。这份材料是高士寅不久前递交上去的,已经得到金华市领导的批复。

  高士寅说,目前还没接到奶农倒奶的信息,可是奶站和牛奶公司倒奶的确实有一些了。

  “为保障奶农利益,国家要求奶站和牛奶公司不拒绝、不压价收购鲜奶。可是成品牛奶滞销,过剩鲜奶一过保质期,为了保障消费者权益,畜牧兽医局必须督促奶站和牛奶公司把奶倒掉。每次倒奶都有专人监督,还有专门的记录。”

  不过这样,倒掉的牛奶的成本转嫁到了企业和奶站身上,企业和奶站****。有些收奶的企业资金周转不过来,无法按时交付奶款,那么最终奶农的利益还是受到损失。

  金华市政府为此想了不少办法,去年浙江省农博会上,市领导亲自出马吆喝卖牛奶。去年年底,当地政府还策划了“放心奶”义卖活动。他们还通过各种宣传途径,告诉消费者,“经过这么多年的严格检验,我们金华生产的牛奶一直是干净的!”

  省政府去年年底已下达文件,规定从去年9月15日到去年12月31日,凡省内乳品加工企业按当地政府规定的保护价收购省内奶农投售的合格生鲜牛奶,用来加工奶粉的,由财政给予每吨800元补贴。此外,还有一些贷款方面的扶持措施。

  “我们还在想办法,帮奶农和企业渡过难关。”高士寅说。

  信息来源:都市快报

本文源自: 牌九娱乐试玩_k8凯发娱乐下载_凯发官网入口_东方财富

Copyright © 2005-2016 http://www.panachedesignworks.com 牌九娱乐试玩_k8凯发娱乐下载_凯发官网入口_东方财富版权所有 牌九娱乐试玩_k8凯发娱乐下载_凯发官网入口_东方财富